寻根网比干文研
字体:【 】【 繁體中文
山外史迹小考
来源:比干文化编委会  作者:比干文研  浏览:138 次    
    山外,南安縣志載:乃縣城(原豐州)西三十里,隸屬卅都。1937年抗戰時,縣城西遷溪美,山外緊靠于縣城西隅,離城僅八里。南安撤縣設市后,也就成為市郊了。作為南安的一個村落,山外有着較悠久的歷史和獨特的地理位置,海拔200多公尺,四面接壤的村落皆比山外低,群山環繞,猶如一塊由西向東傾斜的大盤子。古人稱“柴山水源好”,無旱涝之憂。盡管風雨莫測,世代更替,山外林氏始終固守本土,安居樂業,并留下不少值得稽考的史迹。
    一、山外林氏肇基繁衍概略
    山外林氏,族譜稱是元末始遷入的,屬九牧林長房郡馬公派下,從莆仙游交界處的三會里徙居卅都娘仔橋。在那里住了幾代,都是單傳不見發脱。直至致政公,往仙公運夢,神靈囑他秉燭西行,燭火熄時擇地而居。他按此法辦理,可是致政公住下后,又是單傳幾代,兒孫疑惑不解,復萌歸于三會里念頭,旋又運夢仙公,詢問其由。仙公以“一竹出五笋”之物象昭示未來。果然,單傳的兒子接連生了五個男丁,應了運夢之驗。從此,山外林氏人丁興旺發達,其他姓氏日漸式微,被林氏所取代。現在,山外林氏已傳至26世,總人口近六千人,已成為南安林氏的最大族居點。
    二、林應奎十六歲中舉
    山外林氏至明朝中葉,人丁繁衍,宗族殷富,祖先們就廷師教學,培養讀書子弟。南安縣志載:明神宗萬歷四十三年(1615年),山外鄉林應奎榮登乙卯科舉人。當時林應奎僅十六歲,有一句口頭語“山外林應奎十六歲中舉,死娘仔橋布政”流傳至今。
    遗憾的是,林應奎十六歲中舉后,身體不好,不幸英年早逝。村民們從迷信角度認識,眾稱是山外林氏風水,被明洪武間江夏侯破壞所致。因林應奎的祖墳是葬在“龍蝦人海”大穴上的,風水正旺時,在深夜常聞墓穴里有吹拉彈唱弦管聲。江夏侯勘探得知后,指揮部下在墓穴后挖一深溝,企圖斬斷龍脉,但無濟于事,弦管之聲依然縈繞于耳。也許風水該敗,忽然一夜,弦管聲里夾雜着“不怕千軍萬馬掘,只怕銅針烏狗血”的話音,被破壞風水的人監聽到。江夏侯就差人備好銅針烏狗血澆在深挖的溝壑里,结果,風水吉穴被破壞了。故僅出一少年舉人,曇花一現即謝了。
    三、林為爺(大將軍)風靡一世
    山外林為爺,在溪美地區,可謂家喻户曉。稍上年纪的人,都可以講出有關他的故事傳說:如林為爺長相魁梧,鳳眼金須;武藝高强,會屯陰兵、耍符術;是能呼風喚雨的神奇人物,有掉靴(因靴大,可容一孩兒)退清兵;有人假之手,殺死岩頭村一進士等等。這些玄乎的傳聞,說明林為爺當時影響甚大。
    有關林為爺其人,僅存的一本族譜上没有記载,依靠傳說,雖不是空穴來風,但口說無憑,不能為信。還好近年山外村民因修水利,發掘出一石碑,碑文正中是“二象林大將軍”,兩旁配以“戊子年閏三月吉”,“捐賃重建福德橋”,現立在村口,引人注目。經再查閱《南安縣志》偶從人物志之四《李元烈傳》上發現記載“康熙十六年,山外林為作亂,元烈為四十六都練總,從南安縣知宋煜剿捕魁黨,累著奇功。”
    以上史實材料實在不可多得。由時間推算,可以判斷“林大將軍”即“林為爺”無疑,“林為”是其真名,“爺”乃老姓的尊稱。而“林大將軍”則是鄭成功時所授的武官職位,從下列史實可佐證:
    一、“戊子年閏三月吉”,這年是1648年,這時正是鄭成功違父命、焚青衣、抗清復明的時候。當時,鄭于南安縣城所在地,招賢纳將,共舉反清復明大旗。山外村民口頭流傳,林為爺也曾應招,根據林為爺身材魁梧、武藝超群等條件,被封為“大將軍”也順理成章。加爵封官之時,以“林大將軍”名義,捐資造一橋,乃小事一椿。至于“二象”,連傳說中都没有言及其意思。有待考證。
    二、“康熙十六年(1677年)”,南安縣志载,此年正是成功長子鄭經從臺西討,率兵圍打泉州、南安。林為爺作為鄭氏大將軍,與之呼應配合,是自然的。所以,當時縣知宋煜派近山外村的榕橋人李元烈前來剿捕。上輩人叙述在山外村曾有幾場血戰,死傷無數,后挖坑埋尸,喚為“萬人堆”;血戰過后的地方,也分別叫做“算頭埔”、“殺頭崎”,意即在那里清點死者人頭。想此情景,實在慘烈。
    综上所述,可以得出這樣的结論,林為爺是鄭成功時代的一員大將,曾風靡一時。作為反叛封建朝廷的林大將軍,埋没青史已長達350年,如今,勞動人民當家作主,還之歷史真實,慰逝者英靈。
    山外,在南安的版圖上,也只不過是那么小的一個圈點。然而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山外林氏在歷史的長河里,也曾留下幾多足迹,留下幾多可歌可泣的壯烈篇章,讓后人緬懷、紀念……
    (林聞選  聞集)
比干文化编委会
上一编:詩 溪 林 氏
下一编:游洋林家 和忠派与和孝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