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姓氏文化 >> 内容

漳州籍的“顺天皇帝”林爽文(二)

时间:2012/5/11 8:43:39 点击:  【宽幅显示】  【微信号】

林爽文战备古道

林爽文古战场

  黄志耀 文/供图

  船工是一位四十岁的中年人,他正为连日来随波逐流而高兴,万没有想到这时风却停止了,他看着宽阔的海面,然后又看着天空,若有所思。下午,天空中从对面远处飘来几朵乌云,微微的海浪迎面而来。浪虽然不大,但对于这一只小小的帆船,要逆风而行,可以说是阻力重重。船工奋力摇着双桨,船,慢慢在大海中起伏前进。这时,船工安慰林劝,说:根据多年的行船经验,天气在天黑以前不会有大的变化,现在我们虽然行得很慢,但天黑以前也可以到澎湖岛。林劝听船工这么一说,沉重的心情略为减轻,紧皱的双眉慢慢舒张开了。

  夜幕徐徐降临,这时已经看见不远处有微弱灯光。林劝猜测,这就是澎湖岛。怕天气有大的变化,船工与林劝商量,就决定在澎湖岛休息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早,一轮红日斜照在海面上,经过一个晚上的秋风洗礼,蔚蓝色的大海显得更加辽阔。由于昨天晚上到澎湖岛,天已经黑了,林劝本来想去妈祖庙拜妈祖神,他曾经听人家说过,澎湖岛是到台湾的必经之路,在这里有一个灵验无比的妈祖神,凡是渡海要到台湾的人,几乎都在这里祭拜过妈祖,以求妈祖保佑。林劝提出想法时,他的妻子却建议说,拜妈祖应该明天早上在我们出发前,这样比较灵验。于是林劝听从妻子的建议,隔天一大早就去买水果、香烛,然后带领一家人来到妈祖庙。

  官场腐败 民不聊生

  话说林劝在祭拜妈祖神后,船工已经把小船的帆升起来了。昨天天气微弱的变化,小船虽然行驶得不太顺利,但并无大碍,只是船工显得疲惫不堪,但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他已经恢复了体力,看起来精神很好。

  船工对林劝说:“再过一天的时间就可以到台湾了。”“ 听人家说,海峡的天气说变就变,但愿一路顺风!”林劝担心地说。林劝的妻子曾氏却微笑着对大家说:“我在拜妈祖时默默许了愿,如果保佑我们全家顺利到台湾,我要买猪脚答谢。妈祖神面前连续三次都‘上杯’,说明妈祖神会保佑我们的。”

  小船慢慢驶向辽阔的海面,这时前后左右已经有数只同样的小船,显然这也是漳州地区要到台湾谋生的移民,只是昨天不同的时间到达澎湖岛。

  经过一整天飘摇,晚上,林劝一家终于顺利踏上宝岛台湾。

  据说林劝一家到台湾后,有一天,他带着家人漫无目的地寻找谋生的所在地。当阳光偏西时,他来到一家店铺,店老板刚好是漳州人,交谈中得知林劝也是刚从漳州渡海到台湾的,就很热情接待,同时向林劝介绍台湾的人情世故,最后他建议林劝说:彰化县大多是我们漳州人集居地,你初来乍到,应该在那里先安居,因为都是家乡人,今后有什么事情可以互相照应。于是林劝就听从这位老乡的建议,安居在彰化县大里杙庄(今台中县大里市)。林劝到这里,首先帮人耕种维生,然后也发展自己的经济。林爽文是长子,底下有3个弟弟,依次为林勇、林跃兴、林垒,他为了减轻父母亲的负担,就主动接触社会,结交当地许多朋友。所以林劝一家很快就在这里站稳脚跟,跟左右乡邻和睦相处。

  由于林爽文喜欢拳脚,为人豪爽,几年后就引起当地豪绅的注意,不久被推荐到彰化县城担任衙役工作。在他担任衙役期间,对于入狱服刑者常寄予同情,暗中出钱协助他们打通关节以获得释放,因此,受到乡亲的敬重。

  后来林爽文一家通过认真打拼,开垦出许多田地,家境也日渐富有,不久就成为地方上重量级的人物。

  却说在这个时期,台湾地区的人民常因为土地开发的问题而发生武装冲突(械斗),因此,很多有钱人就自组护卫队以保护家产。一天,林爽文同父亲商量着说,准备也建立一支私人卫队。林爽文的想法很快就得到父亲的支持。由于林爽文好舞枪弄棒,对自卫队实行严格训练,自卫队很快就成为一支训练有素的精锐队伍。后来林爽文凭着这股武力,保护受到地方官员压迫或是因族群冲突而避难的人。至于应付官吏的方法,林爽文因为在县衙呆过,深知这些地方官僚贪财又怕死,所以除了以武力为后盾之外,更常以金钱满足官吏的贪欲,用贿赂的方式避开官民冲突,以保护求助者的安全。据说有一天,大里杙庄有一位贫苦农民与一位财主因为土地问题闹纠纷,财主有钱,就把这位贫民告上县衙。县官是一位鱼肉百姓的贪官,在得到财主好处后,就下令把这位贫民抓起来。再说这位贫民的父母看见儿子被抓,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只好找到林爽文想办法。林爽文得知以后,就准备了一些金银财宝,然后带上三位自卫队员到了县衙。县官也认识林爽文,看着满桌的金银财宝,嘿嘿奸笑几声,说:“既然爽文出面说情,什么事情都好说,放他出去吧。” 林爽文救出了这位贫民,深受当地许多老百姓的赞扬,威望也日益提高。

  随着台湾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台湾官府对人民的压迫和剥削也日益加重,同时巧立名目增加苛捐杂税。为了防止腐败,当时清朝政府特别规定,台湾地区的官员,不可以长期任职,三年一届。但台湾远离朝廷,一些贪官认为有机可乘,就争相找关系任职。清政府的督抚,如果碰上台湾道府、厅、县空缺出现,不问是否胜任,都起用密切之人,所以三年一满,台湾的官员都满载而归。到了乾隆中后期,这种现象更为突出。吏治的腐败,使台湾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台湾官场的腐败,终于引发了林爽文、庄大田大起义。

  林爽文揭竿起义

  话说乾隆四十九年三月的一天上午,春光明媚。

  彰化县溪底阿密里庄,一个十分偏僻的小村庄。这个村庄虽小,但依山傍溪,风景十分秀丽。

  这时,在村庄东边的一个平房里,先后来了二十多位神秘的后生。紧随着,后山一个小道上也走来一位壮年人,这个壮年人看起来有五十来岁,胡子满脸,显然这是他故意留下的。要问这位壮年人是谁,他就是平和县的一位天地会骨干,名叫严烟。说起这位严烟,闽南一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于乾隆四十七年由一位广东人介绍加入天地会。

  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严烟带着天地会的使命,从平和县来到台湾发展天地会会员。话说严烟到台湾后,他首先在彰化县城开了一间布店作为掩护,公开身份是布店老板,暗中却联络漳州籍乡亲。由于彰化地区大多是漳州人,所以经过半年多的秘密活动,严烟很快就熟悉了这里的情况,并且也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人,其中有林爽文、陈升、陈泮、王芬等等。

  话说这一天,严烟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就决定在这个偏僻小村庄召开骨干会议,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彰化县(今彰化县及台中市)的林爽文、陈升、陈泮、王芬,诸罗县(今嘉义市)的杨光勋、黄锺、张烈,淡水厅(今基隆、台北市等)的王作、林小文,以及凤山县(今屏东、高雄市)的几位青年人,严烟主持了这次会议并做了重要讲话。会议开了整整一天,大家群情激奋,就如何反对贪官污吏形成共识。据说这次会议以后,台湾天地会会员就迅速发展到1万多人,他们相互结盟,如果遇到困难无法解决时,必须彼此相互支持。

  林爽文由于积极参与天地会的各项工作,并认真发展会员,积极帮助贫困农民办事,受到贫民百姓的一致拥护,很快就成为大里杙庄的领导人。据说林爽文成为大里杙庄的领导人,还有一段神秘的传说:乾隆五十年除夕那天下午,大里杙庄的一群村民相邀到庄里西边的一个农场饮酒联谊,席中酒兴,有人就建议说:“我们庄里需要推选一个人来当头人(领导者),推选来推选去,都没有结果。”于是有一位后生就建议说:“我们就插一把剑在地上,每个人捧泥土当作香来拜拜,谁把剑拜倒了,谁就是老天爷所指定的头人。”当时一共有50多人参加,大家一致同意这种办法,依照年龄大小顺序拜剑。当轮到林爽文时,说来奇怪,一拜,剑就倒了,于是他就成为大里杙庄的领导人。林爽文不负众望,处理大里杙庄的一切事务做到公平、公正、合理,受到全体村民的一致拥护。

  到了乾隆五十一年十一月,台湾天地会的组织,虽然还处于秘密阶段,但由于声势浩大,终被官府发觉。一天早上,天空下起蒙蒙细雨,彰化知县俞峻督得知林爽文在大里杙庄秘密结社,就率领副将赫生额、游击耿世文,加上100多个兵马,冒着寒风细雨前往大里杙庄准备镇压林爽文。说起这位县太爷,虽然他贪而不厌,坐在县堂阴阳怪气,但他却也是一位贪生怕死之人,本来他带着兵马,气势汹汹准备血洗大里杙庄,但又怕吃眼前亏,未到大里杙庄就改变主意。他先在大墩安营扎寨,然后派侦探深入大里杙庄侦察;同时,在大里杙庄外围,见百姓就抓,扬言不揪出林爽文就焚烧所有村庄,目的是想引出林爽文,欲将其一网打尽。但林爽文知道县官的狡诈,就在大里杙庄暂时按兵不动。首先他要以静制动,同时他也派了一个密探前往大墩官府驻营地探虚实。

  再说这时,台湾诸罗县(今天的嘉义),天地会首领杨光勋等人也被告发,台湾的总兵柴大纪,台湾道、台湾知府孙景燧等也率领官兵,耀武扬威前往镇压。这些官兵一到诸罗县,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滥杀无辜者数十人。台湾天地会得知官府蠢蠢欲动欲扑灭刚刚点燃的熊熊烈火,这时也开始从暗处转向明处了,与官府展开公开斗争。

  2011.7.21

  话说到了乾隆五十二年一月十六日,知己知彼的林爽文,就带领天地会1000多人马,出其不意前往大墩偷袭。彰化知县俞峻督带领的官兵被突然袭来的起义军吓昏了头,他万万没有想到起义军会这么厉害。当他清醒过来时,一把利剑已经指向他的心窝。这时,副将赫生额、游击耿世文等也被起义军杀死。看看县官已经被杀头,其他官兵就四处逃窜。此次胜利,大大灭了清廷守军的志气,大长义军的威风,可以说,这次胜利是为全面起义举行的奠基礼。首战告捷后,林爽文又带领起义军向彰化县城全面进军,沿途有很多老百姓踊跃加入,到彰化县城时,起义军已经有4000多人。彰化县城的围墙都是用竹片围的,林爽文指挥着起义大军推倒围墙,迅速攻入县城。
  一月二十六日傍晚,太阳快要落山了,县城的天空缀满鲜艳的彩霞。这时,林爽文指挥起义大军,迎着彩霞,乘胜攻入知府。台湾知府孙景燧,看见壮士个个怒目而视,吓晕了,几乎失去知觉,这时,两位义军不约而同举刀杀向这位贪官。都司长庚,看见后急忙跪下求饶,勇士们看他平时作恶多端,哪里能答应,也把他杀掉了。战斗不到两个钟头,就顺利占领彰化县城,这时林爽文的起义大军进行休整。
  建号“顺天” 林爽文为“大盟主”
  林爽文的起义军在占领彰化县后,就筹备建立农民政权。到了这年的十二月初的一天,林爽文就在彰化顺利建立了政权组织。在起义之初,大盟主是刘升,林爽文为人豪爽,有义气,虽然没有读多少书,但却有点文韬武略,善于指挥打仗,在百姓中威望很高,不久就被众人推为盟主大元帅,林爽文建号“顺天”。林爽文的“顺天政权”就设在彰化县署,属下分别有地方组织、军事组织以及司法、治安组织(相当于现在的公、检、法)。地方组织设节度使、知县、同知等职,军事组织设元帅、副元帅、大将军、将军、左都督、右都督、军师、总督、监军、提督、先锋等职,林爽文兼任元帅。
  “顺天政权”建立后,采取保护人民群众、严厉打击贪官污吏的政策。林爽文以“顺天大盟主”的名义发布告示:“今据台湾皆贪官污吏,扰害生灵,本帅不忍不诛,以救吾民。”
  林爽文还十分注重民生,注重农业,他说:“吾以安民心、保农业为己任。”同时还注意改善军民关系,制定纪律,规定官兵对老百姓的东西分毫不取等等,受到众多百姓的拥护。
  林爽文还善于团结人,据说当时漳州籍人与泉州籍人因为土地问题,经常有纠纷,所以,林爽文起义时,呼应的大多是漳州人。为争取更多人民参加起义,林爽文就经常深入泉州籍人集居地宣传发动,很快广东、泉州人也纷纷加入,起义队伍不断壮大。
  林爽文在攻占彰化并顺利建立政权后,不骄不躁,经过短暂休整,他就决定乘胜攻击诸罗等县。一天早上,他召集军事会议,布置作战方案,除留守400人驻彰化和大里杙外,其余兵分三路,向前后左右扩展。
  南、北义军与府城清军对峙
  十二月初六,这一天的早上,红日刚刚从东方露出和蔼的笑脸,林爽文就在统帅部发布进攻诸罗县的命令。诸罗是台湾的一个战略要地,清军在驻守时,加固了很多工事,林爽文的起义军这次在攻打诸罗过程中,虽说受到清军很有力的还击,但是,起义军声势浩大,而且勇敢无比,起义军经过激烈战斗,不久,就顺利占领了诸罗县。在占领诸罗县后,林爽文又迅速做出进攻淡水的决定。他亲自指挥起义大军向淡水前进。当他看着起义大军斗志昂扬,个个精神抖擞,十分满意。却说起义军快马加鞭,一到淡水就投入紧张战斗,由于人多势众,不久,起义军也顺利占领了淡水。
  话说一天,林爽文起义消息传至凤山(今台湾高雄),凤山天地会首领庄大田(也是平和县人)十分高兴,他说:“贪官污吏的日子不长了。”于是,为了与林爽文相呼应,他经过周密计划,就向凤山的统治者发出挑战书,之后,就率众进攻凤山。经过几天战斗,庄大田的起义军也顺利占领了凤山。据说这时,林爽文、庄大田的起义军已经有20多万人。
  南、北起义军在连克三城之后,一天早上,林爽文就派一位义军,乔装打扮深入凤山与南路庄大田见面,要求庄大田率兵合围府城(今台南市),林爽文的这一计谋很快就得到庄大田的同意。府城是清政府在台湾的统治中心,当时,台湾府属四县一厅,其中彰化、诸罗、凤山三县,这时已经被起义军占领。府城是清军控制的唯一的大城镇,台湾总兵柴大纪深知军事指挥部的重要性,在府城建筑了很多工事,并且联络了一些地主武装,把府城加固得易守难攻。
  一天, 在彩霞的光辉照射到府城的城门时,林爽文与庄大田的兵马已经潜入到府城附近隐蔽,他们准备趁夜进攻。天色很快就黑下来,这时,美丽的彩霞不见了,林爽文指挥着起义军悄悄靠近府城。但林爽文万万没有想到,当起义大军快要靠近城门时,随着喊杀声,炮声、铳声、乱箭从城墙上一齐射来。显然,总兵柴大纪是有防备的。林爽文被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惊了,但他很快就镇静下来。他马上指挥人马撤退,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做短暂休整。这时,林爽文想,总兵柴大纪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他显然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原来起义军连克三县,使这位贪官改变了以前小看起义军小打小闹的想法。也正因为他改变了这种想法,使他对坚守府城,丝毫不敢麻痹大意。林爽文由于三战三胜,有点看不起清廷守军,致使这一次进攻府城不顺利。但林爽文很快就调整了战略,他决心要以优势兵力战胜府城守军。他兵分四路,分别进攻四个城门。总兵柴大纪不愧是一位行家,他已经看出起义军的意向,就以静制动,想拖延时间等待清朝大军救援。当林爽文的起义军靠近城门时,城墙上的清军,就万箭齐射,致使起义大军很难靠近城墙,起义军准备的炮火、炸药很难发挥应有的作用。连续几天,起义军进攻得十分艰难,相方对峙了好长时间。
  却说一天下午,风和日丽。林爽文派在港口观察大陆清军动态的探子密报说:鹿耳门以及其他港口都集结着好多的大陆官兵。林爽文一听,说:“大陆的兵马来得好快,弟兄们,我们现在只能避开锋芒,看看动静再做打算。”于是,为了不吃眼前亏,林爽文就发令撤兵。
  原来,林爽文起义时,起初台湾官府以为没有什么了不起,认为只不过是几个毛贼在作乱,成不了气候,就没有引起高度重视。当发现事态已经很严重时,台湾官府方知告急。当时台湾属于福建省管辖,总兵柴大纪就迅速派员禀告福建总督常清。常清一听台湾局势告急,也紧张得不得了,身为福建总督,台湾的防务也是他的职责范围,他怕乾隆帝怪罪。于是,他一面急忙飞书奏告乾隆帝,一面调兵遣将,布置战斗方案。福建水师提督黄仕简接令后迅速率领厦门、金门清兵2300人,在金门口岸上船,经过一日一夜飘摇,第二天下午在鹿耳门顺利登陆。又过了一天,黄仕简的兵马进驻台湾的府城。再说海坛镇总兵郝壮猷也率兵1700人与此同时到达,福建陆路提督任承恩率兵2000人也在鹿港(又称鹿仔港)登陆。林爽文看见清兵云集台湾,迅速做出向北方撤退反应,庄大田也率众退出大岗山。
  这位黄仕简,很熟悉台湾的情况,乾隆四十四年以来,台湾如有发生战乱,都由这位福建水师提督领军平定,因此他在台湾的名声很响亮。说来也十分有趣,这位福建水师提督黄仕简,他竟然同林爽文、庄大田还是同乡,都是漳州平和人。黄仕简是“一等海澄公”黄梧的曾孙,雍正八年世袭“一等海澄公”,从军多年,历任衢州总兵、湖广提督、广东提督、福建水师提督,并于前年到台湾妥善处理解决漳、泉地籍纠纷一事,还被乾隆帝加封“太子太保”一职。所以说,这时的黄仕简官衔很大,超过了总督。但现在他已经65岁了,可以说是该退休的时候了。他本来是想好好安度晚年,却传来林爽文、庄大田在台湾闹事的消息,作为福建水师提督,他知道自己应该首当其冲,但他又很不情愿。所以,这次当他接到出兵台湾时,他的心理负担很重,因为他要剿灭的是同乡人。但皇令不可违,没有办法,只好做做样子。
  于是,一天早上,一个难得的好天气。蓝天漂浮着几朵白云,阳光灿烂。黄仕简就把带到台湾的兵马,分成两路,分别向南北进军。台湾总兵柴大纪,这时认为有了靠山,胆量也就壮起来了。只见他变本加厉,率领清兵在地主武装黄奠邦、陈宗器的配合下,向原来失守的彰化、诸罗两县进逼。却说彰化、诸罗驻守的起义军,看见气势汹汹的官军,就主动放弃,采取边打边退,以保证兵员不损失或者减少损失。这时海坛镇总兵郝壮猷带领官兵也不甘示弱,向南路追击,他认为南路逃走的义军,是被他吓怕了。于是,他在心里沾沾自喜,他向全体官兵高喊着:“这是农民在闹事,不堪一击,弟兄们,快追啊。”但不到二十里,却遭到起义军的伏击,打得很悲壮。打打停停,停停打打,这一打竟然打了五十天,双方都有伤亡。一天,当郝壮猷带领官兵进攻凤山时,为了保存实力,庄大田的起义军就主动放弃凤山,但他在撤退时,暗中留下一部分人,假装成贫民,潜伏在城里。郝壮猷顺利进入凤山,毫无察觉。郝壮猷在顺利取得凤山后,骄傲自满,他认为是起义军不战而败,十分高兴。但没过几天时间,就哭丧着脸,报忧去了。原来郝壮猷在占领凤山不到两个月的三月初八,春雨绵绵,天气很冷的一个日子,隐藏在凤山的密探捎信给起义军,告知城中的官兵动向。得到情报的庄大田,就如何里应外合,迅速做出部署。由于清军麻痹大意,加上起义军里应外合工作周密,驻守的清军不一时就损失大半。郝壮猷看大势已去,就带着兵马突围溜走了,由于他不积极反击起义军,最后也被清廷斩首。可怜游击郑嵩不知天高地厚,带着残兵败将抗击到底,最后,也魂归他乡。
  再说福建陆路提督任承恩,他率兵2000人在鹿港(又称鹿仔港)登陆。他一到台湾,看见局势,不敢枉为,就暂且按兵不动。但为了掩人耳目,就派几位头目应付,其中守备潘国才率兵500人攻南投,游击海亮率兵300人进攻嵌顶,守备常万雄率兵300人去攻北投。由于兵力分散,这几股小部队都不是起义军的对手,不堪一击。福建水师提督黄仕简一到台湾就装病,因为起义军大多是闽南人,尤其是漳州人,他不愿意被家乡人骂为刽子手。黄仕简、任承恩所作所为,乾隆帝非常不满,就下令将他们革职拿问。
  黄志耀 文/供图

 




 
  乾隆帝调兵遣将

  常清无能被撤职

  话说黄仕简、任承恩被革职后,一天早上,乾隆帝就在京城颁布圣旨,令李侍尧任闽浙总督,总督府就设在厦门,以便对台湾军事指挥;福建总督常清改为将军亲临前线,驻扎台湾,全面接管台湾军务;让熟悉台湾事务的江南提督蓝元枚将军为参赞。常清将军接旨后心情十分紧张,理不出头绪,整整一个晚上都睡不着觉。

  第二天一早,他就向乾隆帝请求说:“臣请调广东兵4000人,浙江兵3000人,满兵1000人前往台湾。”乾隆帝准奏说:“只要能尽快平定这一股叛民,朕都依你。”于是,过了几天,常清就带领着近万名的兵马,乘坐着百只大船飘摇过海。

  常清一到台湾,却像缩头乌龟一样,成不了气候,首战就十分狼狈。据说一天下午,他带着清军准备攻打起义军,刚刚要交火,看见义军蜂拥而来,他浑身战栗,手不能举鞭,吓昏了。于是,他急忙转头策马逃遁,官兵看见主帅这么狼狈,也紧随向后逃窜。第二天一大早,常清就写奏派人迅速渡海回大陆,向朝廷告急说:“台湾起义军太厉害,而且人多势众,请朝廷再调兵马10000人。”

  到了乾隆五十二年三月,林爽文、庄大田的南北两路起义军,经过周密计划,再次联合进攻府城。南路的庄大田带着10万大军,浩浩荡荡沿着府城进逼,林爽文也派3000人马支援。

  话说南北两路起义军在对府城实行围攻十数天后,守城的清军看见起义军越来越多,开始有点绝望。一天下午,庄大田准备发动新一轮进攻,他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把府城拿下。这时,阴沉了很久的天空,终于下起雨,庄大田认为这是进攻的有利时机,就下令开炮。林爽文命令陈灵光、谢桧强占东郊,进逼草店尾,攻大东门;陈聘屯兵柴头港,进攻大北门;许尚进攻小北门,欲把战火引向敌军左翼,避开敌人主力,庄大田的将领庄锡舍负责攻打小南门。常清闻报及时采取相应的措施,以游击邱维扬和守备黄象新夺柴头港、草店尾,以守备王天植阻击谢桧,部将罗光照对付庄锡舍,参将左渊阻击许尚,蔡攀龙阻击庄大田,常清自己即在大东门督战。双方进行激烈战斗,枪声、炮声、喊杀声,震天动地,不分胜负。这时,庄大田又在城外设埋伏,歼击清军100多人。逼近小东门的谢桧,带着起义军火烧城楼。起义军斗志旺盛,按这样的局势发展,也许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攻下。但就在府城危在旦夕的关键时刻,负责进攻府城南门的庄锡舍,却带着2000兵马投降了清军,清军闻之大喜,开门迎接。庄大田得知后,捶胸顿足,大骂庄锡舍贪生怕死。这时起义军热火朝天的斗志,受到严重影响。

  庄大田看着这一混乱的局势,十分着急,只得下令收兵休整。在休整过程中,他痛心地说:“起义军能够发展到今天这样,实属十分不容易,庄锡舍是本家兄弟,都不能一心一意,今后如何用人?”

  再说,林爽文的部将林勇、谢桧、许尚三人得知情况后也急忙指挥队伍撤退至安全地带。面对战场突然的变化,林爽文的“顺天”统帅部迅速改变战略。

  一天下午,林爽文指挥主力部队开始进攻诸罗。诸罗是台湾南北通道,从战略上考虑,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所在地。林爽文决心不惜血本也要把它攻下来,他要把这一座美丽的县城变作自己后方根据地的屏障。清军显然也知道它的价值,并且觉察到林爽文的意图。清军一位高级将领说过:“诸罗是府城之北部的屏障,诸罗一失,府城就会陷入危机。”

  诸罗,一座普普通通的小县城,本来默默无闻,因为有了这一场战争,使它的价值得到提升。这不,起义军要利用它,清军也要它,于是,双方兵马开始进入争夺战了。

  六月的一天,月儿西沉,繁星隐退。一夜都没有合眼的林爽文推门出屋,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然后到一个自己经常练武的地方。往日他一到这里,活动两下身子就开始打一套少林拳,但今天却不一样,只见他活动了一下,猛吸一口清新空气就转身回屋。显然,他今天是有重大事情要做。不错,今天他要亲自带领起义军攻打诸罗,这一战非常关键,是决定起义军生死存亡的大事,丝毫不得有误。

  这时,阳光从广阔的地平线冉冉升起。林爽文向诸罗进军的队伍已经各就各位,一切准备就绪的起义大军,单等大统帅一声令下。

  却说驻守在诸罗的清军,深知坚守诸罗的重要性,因此,也已经做好充分准备。这时,林爽文的起义队伍,迎着灿烂的阳光,浩浩荡荡沿着诸罗的方向进击,当起义军一到诸罗,林爽文就迫不及待下令向城里开火,炮声、铳声、喊杀声响彻云霄。

  林爽文想,凭着起义军人多势众,加上外围的有利地形,他决定围困与强攻结合。为此,他采取切断诸罗与府城两地的联系,其中包括切断供给。起义军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这时,驻守诸罗的清军已经显得疲惫不堪,加上饥饿,战斗力受到严重影响。起义军为了彻底取胜,林爽文就再想一个办法,派兵在通往诸罗的道路上全部插上竹签。竹签经过三天三夜浸泡牛尿,坚硬无比,人一踏上,其痛难忍,伤口很难愈合。同时把所有田地全部灌满水,然后把田埂削窄,迫使清军寸步难行。再说,驻扎在台湾的最高军事指挥官常清,这时,看见诸罗局势危急,就试图派兵救援,却都以失败而告终。

  一天早上,阳光灿烂,天气很好。常清以为这是救援的最佳时机,就再次派副将恒瑞、普吉保带领2000兵马火速前进,行至半路,看见道路这么不好走,两人就无心再前进。

  原来这两位将领在接到常清命令时,就有点不太情愿,但又不敢违抗军令,只好带兵出发。他们一路上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日近中午,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这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汪洋(起义军在清军必经之路全部灌满水),两人观望了好久,始终想不出好办法,又不敢踩水而过,生怕水中埋有暗器。于是恒瑞就与普吉保商量着说:“现在贼多兵少,我们只能暂时退出这是非之地,先观望观望,以后再说。” 普吉保很怕死,本来就无心去救援,听恒瑞一说自然非常高兴。

  援兵不能救援,诸罗清军危在旦夕,常清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大概又过去五六天的时间,常清不甘失败,就派出几位侦探重新侦察路线。通过侦察反馈,常清认为有一条道路比较适合增援,于是就继续派出副将贵林、蔡攀龙率兵1600人向诸罗前进。再说这时林爽文也已经估计到清军增援的路线,就预先派兵埋伏,当清军增援部队一进入埋伏点,起义军就迎头痛击,清军死伤过半,有的逃的逃,只有600个兵马不怕死继续向诸罗前进,这时常清不得不向朝廷再次告急。

  再说常清驻守的府城,这时也被起义军隔绝起来,驻守台湾的清军已经十分被动,林爽文的起义军处处占主导地位。乾隆帝得知这一情况后,再次震怒。只见他龙颜大变,拍案而起:“小小弹丸之地,几个毛贼也能兴风作浪,常清这个饭桶,真是无用,必须撤职查办。”

  乾隆帝换将平台

  林爽文魂归故里

  话说到了这年八月的一天,秋高气爽。因为平息起义军不得力,常清终于被就地免职。清廷又急调镇压回民的老手、陕甘总督福康安为总督,侍卫内大臣海兰察为总督参赞,选久经战阵的将兵万人进台,其中有湖南兵2000人,广西兵3000人,贵州兵2000人,四川屯练兵2000人。这些兵马于十一月初一到台湾。福康安一到宝岛台湾,就兵分五路,对起义军实行分化瓦解,其中令海兰察带兵攻打八卦山。不久,海兰察带兵又攻打牛稠山。十八日,一个阴沉的早上,清军又攻打斗六门。面对强敌,林爽文心不惊,胆不跳,一直坚守抗击。为了防止清兵进一步进攻,一天早上,他派一位首领,率领一队人马,在清军必经之路布竹钉,并继续放水阻击清兵。虽经采取一系列办法,但清军仍然步步进逼,这时,林爽文不得不退入大里杙庄,清军得知后,蜂拥而入。为了尽快抓住林爽文,清军就采取到处烧山烧村庄的办法。到了十二月初五,这一天早上,天空中,乌云滚滚,寒风阵阵,不一时,竟然下起大雨。福康安得知林爽文又进入到一个番社(高山族)居住,就令清军冒雨追击。为了尽快抓住林爽文,就指挥清兵涉溪抄近路包抄,可怜这些清兵被冻得脸都黑了。由于清兵步步进逼,此时林爽文的起义军已经陷入绝境。就在这时,林爽文的父亲林劝、弟林垒、母亲曾氏、妻子黄氏也被一位社丁抓住投献了清军。顺天三年(1788年),林爽文与其弟林跃在老衢崎终于被清兵搜山时抓获,福康安如获至宝,马上派员上奏乾隆帝。话说福康安在顺利镇压北路起义军后,又迅速统军南下,南路的起义军在楠坑梓与福康安展开激烈争斗,庄大田退入琅王乔。福康安就令侍卫乌什哈达率领水师、海兰察率领陆师,自己统领大军实行三路夹击。庄大田奋战不息,最后自己身负重伤与40多人一起被俘,因为病重,清廷下令就地斩首。

  林爽文被捕后,迅速被押解到北京,他历尽酷刑,于乾隆五十三年三月初十(又一说法是五月),在北京菜市口被斩首示众,时年32岁。这一天,北京菜市口的上空,布满阴云,就在林爽文就义时刻,天空下起瓢泼大雨,为这位农民领袖动容垂泪。

  林爽文在台湾起义失败,民间有一个唯心说法,说是林爽文的父亲林劝,在离开大陆时,做了一个坟墓,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风水宝地,当时他父亲在做坟墓时,比较草率,没有注意到“金斗”下面的一团干草。林爽文这次起义失败,正好是这一团干草腐烂之时,干草腐烂,致使“金斗”的分金变了,所以注定林爽文“皇帝”宝座不会坐稳。

 

标签:漳州 天皇 皇帝 
作者:林氏网 来源:不详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载入中...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善心赞助 | 帮助 | 声明 | 法律公告 | 各地QQ群 | 呼吁书 | 鸣谢 | 留言 | 论坛 | 对照表 | 万年历 | 网站地图 | 申请友情链接
  • 寻根网-家谱寻根(www.xungen.so)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在寻根的过程中,前人的奋起、磨砺、责任,成为我们重要的精神财富。--南京谱牒研究
    寻根网传承中华文化,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寻根网域名:http://www.xungen.so
    合作伙伴:林氏总会 《天下林家》杂志 殷氏网  比干庙 站名书法 国礼书画大师 许国立 官网
    寻根网总编辑 林杰 法律顾问:戴律师(执业证号:13201201010987063)苏ICP备12028648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