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寻根 >> 最新资讯 >> 内容

当手修族谱 遇上“大数据”

时间:2017-11-13 23:38:33 点击:  【宽幅显示】  【微信号】



  

  [邱氏家族修谱业务最忙碌的九十年代,也是城市化高速列车开到武夷山前,乡土村落保留最后余晖的时刻]

  宁化,武夷山下,千年县城。

  最后一个族谱编修世家“掌门人”邱恒勇万万没想到,铁心辍学、从父亲那里学到全部修谱技术后,竟会遭遇一个强劲“对手”。一旦彻底被打败,邱家祖传了至少200多年的手艺可能就此画上终止符。

  38岁的邱恒勇身材敦实,皮肤微黑。祖先留给他的工具是6万多个有点磨损的字模,一把把大小不一的刻刀,和一个刻着“文林堂”堂号的木箱子。传授的木活字印刷手艺更为久远,从元代王祯创制至今已有800余年历史。而其前身,是北宋毕昇发明的泥活字印刷术,这是中国人引以为豪的“四大发明”之一。

  2010年,活字印刷术几近失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列入《急需保护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而在闽赣两省交界的三明市宁化县,因客家人重视宗族、重修族谱的传统,这一手艺得以勉强延续。零星谱师游走在斑驳的祠堂、偏远的山村,继续从事古老的职业。

  直到三年后,有人从外地带回一种叫“电脑修谱”的新技术。“那时我们就被打败了。”坐在宁化县文化馆提供的一处略显偏僻的免费场所里,忙于伏案雕刻《沁园春·雪》的邱恒勇开始打开记忆的闸门。此后几年,他和“对手”多番较劲。年少时性格中的棱角,也像22年前大姐请铁匠师傅打的那把小刻刀,生生从30多厘米长磨到不足10厘米。

  “现在觉得没什么了,个人凭自己的本事吃饭。”邱恒勇还是淡淡的口气,继续在山梨木切割的小正方体上刀起刀落,工作室混杂着浓墨和木屑的味道。他也在网上出售木活字的文化创意产品,最近有深圳客户一口气拍了16份《沁园春·雪》,师徒俩常常加班到凌晨两三点。

  活在网络里

  邱恒勇和“对手”最近一次狭路相逢,是在上月中旬宁化县一年一度的祭祖大典上。

  早上7点刚过,他穿一身唐装,拿上祖传工具,带着徒弟巫松根,来到石壁镇祭祖大典现场。宁化是客家人的祖地,祭祖大典举办了23届。联合国关注活字印刷后,当地政府把他列为三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不时受邀参加各种文化展示。

  8点半,喧腾的锣鼓和鞭炮声中,3700多名海内外客家人陆续进场,广场东侧的邱恒勇开始表演印刷术。木活字印刷有刻字、拣字、排版、校对、切纸、敷墨、刷印、打孔、封面、装订等10多道工序。这天,邱恒勇展示的过程相对简单,他将墨刷到提前刻好的版框上,印出一张张《客家组训》免费发给围观人群。

  内场,另一处关于族谱的“展示”更加明确和精准。人们左右环顾,就会看到两侧廊柱上高悬的红底黄字横幅:“中华族谱,免费为您修族谱”。

  “免费帮修族谱就是把旧族谱上的信息录到电脑上不要钱,新加名字才收钱,每个名字20元。”福建邦大集团董事长周超颖拉了一个塑料凳子坐下,热情地介绍起他一手打造的“中华族谱”网站。祭祖大典是宣传公司业务的好时机,他已经第四次参加,今年专程带了16个员工来到宁化造势。

  “我的网站申请了专利的。”周超颖拿起宣传册直接翻到最后,指着国家知识产权局和版权局发的通知书和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

  与手修族谱相比,网修族谱优势明显。一是高效,可以随时修谱,家里新添了人,只要宗族管理员审核通过,就可以录入名字,电脑同时生成打印版。二是准确,有错随时改,“族谱数据化后准确率可以达到100%。”周超颖自信地表示。价格也便宜不少,平均节约40%左右。周超颖开发的族谱软件系统里,宗族成员信息一栏和QQ空间非常类似,可以留下手机号码、照片、文字、视频等个人信息,远比传统族谱更为丰富。

  “今天已经有十多个姓氏表达了修谱意愿,网络族谱发展趋势很好。”他对祭祖大典上的宣传反馈很满意,智能手机的应用普及让很多老年人也加入其中。他介绍,网修族谱业务以每年500%的速度递增,目前“中华族谱”网站录有60多个姓氏,活跃着20多万用户。数据库里姓氏信息越多,越利于寻根问祖,进而获取一笔相当可观的查询费。“今年业务量还会超过1000万。”他表示。

  周超颖计划把网修族谱做成时下热门的大数据生意。最近上海和深圳有三家基金公司都向他表达了合作意向。他认为,今后商业模式一旦足够成熟,数据库可以实现宗族成员免费查询。

  “那你怎么看传统的手工修族谱呢?”记者好奇地问。他顿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微笑,“它是艺术!”

  修谱先生

  其实多年前,谱师是一份收入不错,也令人尊敬的职业。

  邱家世代修谱,传到邱恒勇已经弄不清楚是几代。工作室放着6万多个叔公太留下的字模,上面刻的阳文已经模糊。几年前,县里拿了一批到福州请专家鉴定,发现至少有200多年历史。

  “新中国成立前我们这边有四五家修族谱的,当时我叔公太名声最响,一直延续到我的爷爷、我父亲这里,找他们的活也最多。”邱恒勇虽然和这些字模朝夕相处,但他一直不了解这位为家族事业打下重要基础的祖先。只是听长辈说起,叔公太算得上是一位乡间秀才,文笔、书法、族谱印刷、装裱都比其他人好。“他刻出来的字真的就像活的一样,非常有韵味。不像现在刻的字,看着就是一种很呆板的感觉。”

  1985年,邱恒勇的父亲看到一篇报道说,要重新恢复“文革”时断掉的修祠堂、建家庙、修族谱,头脑灵活的他果断翻出祖先传下的修谱工具,带上20多个徒弟,在不同乡镇、村落穿梭。

  邱恒勇10岁时,每到寒暑假都会跟着父亲出去修谱。他只比“邱家军”的成员小几岁,很快就和师兄们打成一片。回去上学后,他整个人的魂魄像被勾走了,完全对读书提不起劲。14岁初一下学期只上了两周课,邱恒勇就像一头倔牛,坚持要跟父亲学修族谱。

  邱氏家族随后迎来最忙碌的几年,也是城市化高速列车开到武夷山前,乡土村落保留最后余晖的时刻。

  客家人的族谱三十年一大修,三五年一小修。编修过程非常虔诚,修谱前的开刷仪式上,谱师把他们祖师爷的牌匾请到祠堂上香祭拜,再用大红字印上“某氏家族开刷大吉”分发给族人,每天有族人上香以示恭敬。族谱修好后,庆祝活动持续两天,场面比过年还隆重。在宁化,如果有谁受邀而不去,主人会直接和对方绝交。

  修族谱时,谱师还要根据宗族人口变化统计整理。那时通信不发达,为了便于交流,谱师就直接住在祠堂或者村民家中。有些人丁多的家族修谱,谱师一住就是八九个月。

  客家人把谱师尊为“修谱先生”。村民觉得,几十年才修一次谱,总是倾其所有当贵宾对待。每家每户轮流请谱师吃饭,过年都不舍得买的东西,谱师来了,一定会想方设法给他们吃上。晚上盖的被子也是崭新的,这在农村是最高规格待遇。

  “那时的感觉,怎么说呢,一种尊敬和自豪感。”说起从前在乡村修谱,邱恒勇露出难得的自豪。

  “邱家军”散了

  2000年,宁化和周边地区的族谱大修后,修谱的生意一下变得黯淡。“没有活一直接得上,他们也不可能跟你干两个月,又在家等两个月。”师兄弟陆续改行,有的出去打工,有的改刻章、配钥匙,“邱家军”萎缩成家庭作坊,父亲衰老,只有他和大姐留下来帮忙。等到大姐出嫁,只剩邱恒勇还在修谱。

  结婚生子后,经济压力陡增,邱恒勇也做过很多事情,开二手旧货店,办小厂,打工,每次有人找过来说要修谱,他总是二话不说就把手上的事情放下,“在脑子里面,我还是以修谱为主”。

  重新拿起刻刀后,他发现有些东西还是不一样了,比如,他修了一份这辈子“最失败”,也做得最不开心的童氏族谱。纪录片《老族谱》中,一脸青涩的邱恒勇对着镜头,毫不掩饰地发着牢骚和抱怨。“主要是当时两房人意见完全不统一,我夹在中间很难做,不知道该听谁的。”事过境迁,他这样解释。

  童氏族谱从2008年修到2010年,此后又是漫长的经济断档期。“后来我就想,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是不是能够转换一下?”2012年,他听了徒弟巫松根的建议,在淘宝网上开了个网店,兼卖木活字的文化创意产品。

  几乎同时,泉州人周超颖拿到历时5年、耗资130多万元编修的周氏族谱后,决心开发一套族谱编修软件。“爷爷这支100多人,就出了七八个错误。叔叔生辰八字写错,姑姑性别弄反,我的名字也漏掉了。”周超颖在软件行业赚到不少钱,重修族谱时豪掷20万元以示支持,结果名字漏掉,他很不开心,“这是很忌讳的事情!”

  周超颖说,其实刚修族谱时,他就建议可以弄个网络版。但宗族里十多位德高望重的长者拍板按传统编修,整个过程年轻人完全说不上话,“当时我就觉得这种修谱的方式要改变。”

  2013年,一位王姓商人学到网修族谱技术后回到宁化县城,邱恒勇的生存空间更窄了。一个残酷的事实是,好些人询价邱恒勇后,转而选择了网络修谱。此后整整两年,邱恒勇都没有接到任何修谱的活。

  当初,这位王姓商人曾找过中间人,提出想和邱恒勇合作,一个负责网修族谱,一个负责传统修谱。几番思考后邱恒勇拒绝了。“如果有人知道,我也在搞电脑修谱的话,可能会对我的手艺产生一种顾虑,所以我还是坚守自己的传统。包括我现在的网店,经常有客户问,能不能机器刻?我说我没有。”

  不褪色的手艺

  艰难时期,所幸还有网店经营支撑着生活。“用户叫严静婷,我一辈子都记得。”徒弟小巫说,网店开业一周后,就有北京网友下单刻《爱莲说》,一下进账近千元,收货后还打了个好评。师徒俩非常振奋,觉得是个好兆头。

  此后订单越来越多,刻《弟子规》《道德经》《兰亭集序》、毛泽东诗词……一盘《心经》木活字摆件,售价就是6200元。另外还可以用英文、阿拉伯文等多种字体进行个性化定制。目前网店订单已经排到一个多月后,师徒俩囿于人手有限,有些急单只能婉拒。

  网店的日常打理交给小巫负责,邱恒勇还在坚持手修族谱。最近一年,他接了三个姓氏的修谱。“如果没有开网店,可能我也会改行,但网店经营下来发现,经济效益不比以前差。个人凭自己的本事吃饭。目前来说,网络修谱对我已经不产生什么冲击了。这几年喜欢传统工艺的人也越来越多。”

  现在,邱恒勇的苦恼在于找不到更多合适的帮手。他带过六个徒弟,大多学几个月或一年就走了,只有小巫坚持了下来,跟了他七年。“现在的年轻人根本没有耐心。”邱恒勇用刻刀指着对面的字模说,“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大家都活在虚拟世界,如果你拿一台电脑、拿一个手机给他,他可能一天到晚都坐着。但是你叫他像我们这样,整天走来走去捡字,或者天天低着头写字刻字,根本没办法做到。”


  “电脑打印就是好”,至今还没时间找女朋友的小巫也停下来,露出羡慕的微笑。“80份,‘吧唧’一下就打印好!什么时候我们做到那样的速度就好了。”说完他继续埋头刻字。两人一个刻字轮廓,一个精细加工笔画。师徒俩双手都是刻刀磨的厚茧,颈椎、腰椎、肩部也有不同程度的疾病。

  “当初我要辍学转学手艺,我父亲坚决不肯。我答应过他,既然走上这条路,就要坚持到底,就是有一个信念。”邱恒勇抬起头认真地说,连日熬夜,他的双眼充满红血丝。

  邱恒勇说,这一行做得越久,就越为某种地老天荒般的感觉着迷。“铅印用的油墨,印在纸的表皮,时间久了会脱落。木活字印刷是把墨水渗透到纸张里面,保存得当,上千年都不会褪色。”

  摩挲着一套套崭新的族谱时,他甚至幻想过百年后的一个场景:某个姓氏的后人,看到族谱封面上“文林堂”三个嫣红小字,想到曾经有人一笔一画亲手印刻下了他们祖先的姓名。

刚开始寻根时,不知从哪下手。找亲戚问,找家谱查。一头雾水!

能不能找到祖先?能不能寻到根?其实你只要关注下面的群就可以了。

中华林氏源流研究群 群号35979918

多方参与源流、字辈、世系的研究与探讨,为寻根者提供必要的网络咨询互助。

中华林氏族谱分享 群号 296990708

汇集各地家谱资料与同宗免费分享,群目的为林氏通谱做基础,做林氏同宗互相交流之纽带。

作者:彭晓玲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载入中...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善心赞助 | 帮助 | 声明 | 法律公告 | 各地QQ群 | 呼吁书 | 鸣谢 | 留言 | 论坛 | 对照表 | 万年历 | 网站地图 | 申请友情链接
  • 寻根网-中华家谱寻根(www.xungen.so)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在寻根的过程中,前人的奋起、磨砺、责任,成为我们重要的精神财富。--南京谱牒研究
    寻根网传承中华文化,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寻根网域名:http://www.xungen.so 寻根百姓源流:http://b.xungen.so
    合作伙伴:中华林氏总会 《天下林家》杂志  中华殷氏网  比干庙 站名书法 国礼书画大师 许国立 官网
    寻根网总编辑 林杰 法律顾问:戴律师(执业证号:13201201010987063) 苏ICP备12028648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