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史杂谈 >> 内容

清代文举朱炎昭

时间:2014-04-25 7:00:40 点击:  【宽幅显示】  【微信号】

清代文举朱炎昭

——纪念五世祖飞仙公诞辰178周年

 

  

 

我家上人五世祖飞仙公朱炎昭,在豫东南、皖西北一带可谓是历史名人。不管绅士老财,军政要人,还是荒野老农,皆知仙公“朱老怪”。他在民间流传很多故事,直到今日,老人依然有熟记其诗者,而收藏朱氏书画者更遍布中原、江淮,这是令人颇感欣慰之处。

我在十二三岁时,恰值“文化大革命”,我的家乡——阜南县朱寨镇,有飞仙公倾一生积蓄修建的“颖州朱家祠堂”,占地十多亩,并置祭田一百五十亩,煊赫一时,震惊四圩八乡。祠堂为古式建筑,青砖灰瓦,飞簷翘角,五开三进,中通道直,气势宏阔。历经军伐混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没有损其毫毛,没想到1966年却遭到“红羊之劫”。我从小喜爱书画,红卫兵将祠堂里书画掠去焚烧。其中一幅中堂画是仙公手笔,我强行夺下,可惜楹联却被他们烧了,此事对我触动很大,至今清楚地记得联语的内容:“闲移画舫破山影,高卷珠廉延月明。”舟动山移,廉卷月明,诗意何等美妙。毁房扒屋烧字画,这惊心的一幕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深深的烙印。从此我对五世祖更加敬仰,对其字画弥足珍爱,对其片纸支字,哪怕一首小诗都视若珍宝。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发现仙公的诗书绘画造诣精深,不同凡响。为此我与父亲朱宗会走上了一条收藏仙祖文物的漫长之路。

此前,在一些志书刊物上都转载过仙公的诗词和书画作品,但数量很少,不系统、不完整。我从收藏杂志的信息中,从网上的蛛丝马迹中,从远亲近友的传说中发现不少线索,我每抓住一条信息,刨根问底,不惜千百里,登门求索,常常是踏破铁鞋,磨破嘴皮,空手而归。但我不放弃,依然矢志不移。

2000年初,闻阜南一朱氏农民家中藏有仙公手抄本诗集,我大喜,与父亲一起登门拜访,先后跑了十多趟,始终不愿出手,宁肯借我抄写、复印而不愿出让原本。真固执之极也。细观此两卷诗集,双面竖格古宣装订,一为楷书抄本,一为行书抄本,共有诗词千首,应是仙公诗歌总汇之一。基于此,我们更加执着对原著的占有。经与父亲商定,于是我们再次登门。向朱老说明:那两本书,并不是国家级文物,咱们都是朱熹的后代,为了不辜负你老多年的精心保管,给你2000元钱供你用,说罢我把2000元现金放在他面前,老人已经81岁了,眼晴一亮,感动的泪花四溢,终于答应我们把书拿走,并立下收钱字据。经过一年多的苦泡厮磨,了却了我们朝思暮想的心愿。

有一次我从网上发现仙公书法楹联,拥有者是厦门的一位工作人员,经联系是河南郸城的,父亲专门去他家联系,最后以8000元价格收购;

在阜阳的一个农民家里我们收购了仙公的一套四幅屏国画;

在郑州古玩市场我花一万元购得仙公的一幅《柱石图》;

最可喜的是在上个世纪末购到一幅书法楹联,内容竟与文革时焚烧的一样,正好与我家祠堂里的中堂画相配……

就这样我在三十多年中四处淘宝,先后购得五世祖的书画作品60多幅,还有传纪、家谱以及手抄本诗集等。

品赏仙公的书画艺术,吟味仙公的诗集,我不禁感慨多多,浮想联翩。2009年我曾写了一首七言八句的近体诗,抒发此时心迹——

玉苑春生杏蕊斜,仙公游迹遍天涯。

千条细柳随风舞,一卷残诗入梦家。

水影横流分客路,云根乱抹放奇葩。

乘槎直泛蓬莱顶,笑折蟾宫及第花。

飞仙公是一位真正的诗人,由此使我想到关于传统文化,关于人文精神,关于学人风骨,还有他老人家可歌可泣的传奇人生。这是一段很值得表述的历史,也是一笔非常丰富、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仙公逝世九十年了,对仙祖应有一个公正的评价,这常常勾起我无限的沉思。

五世祖飞仙公生在1832年,逝在1919年。这正是大清帝国盛极而衰,由如日中天走向日薄西山,最终土崩瓦解,趋向灭亡的过程。飞仙公历经太平天国大动乱,八国联军侵略中国,内忧外患,民不聊生,他自然也受到百般煎熬。他九岁亡父,寄人篱下,十八岁丧母,流落他乡,十九岁因生活所迫,将妹妹送人当童养媳。他32岁考中秀才,35岁考中文举,然而终生未仕。纵观其一生,开馆办学是他的主要生涯。他是一位教育家,然而62岁方出任郑州学正,79岁才升任卫辉府教授,令人大有“日暮天犹晚,霞光已尽失”之慨。他一生好入名山游,写诗是他最大的嗜好,他以诗为伴,可以说无日不诗,无事不诗,无处不诗,他一生写了大量的诗歌,粗算一下应该在万首以上,可惜由于连年战火,兵荒马乱,朝代更替,人事变迁,大多流失。目前收集到的诗词仅千首而已。他生前即有《飞仙东游记》、《蔬香阁诗草》等诗集问世。做为后生,我认为五世祖朱炎昭是一位成就卓著的现实主义诗人,诗中有他对江山秀水的诵歌,对野草百花的吟唱,对乡村生活的向往,对人情事故的洞察,对战乱哀民的同情,对贪官污吏的嘲讽。或思去国之想,或为江山之恋,内容广泛,思想深刻。其著名诗句如“满林竹箭谁平寇,绕树榆钱莫济贫。”“解语花前吟饿客,如茵草上卧殍民。”吞咽之声和无奈之情令人动容。他鬻字卖画,远销日本,以书画之收入,置百亩祭田,建辉煌业绩,树朱氏风范。为后世子孙留下楷模。我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把飞仙公散存的诗文书画辑编成册,付梓永存,传留后世。为此第一步我先把仙公的生平,托付河南省作家杨光奇写成章回小说,从而再现仙祖艰难竭蹶、跌宕起伏的一生,以育后人。在仙公诞辰178周年之际,在仙公诸书即将出版之时,我作为朱炎昭的五世孙,感到无尚光荣,无尚幸福,这是对先人最好的缅怀,对先人最深情的敬仰,是我们四世孙、五世孙、六世孙、七世孙全体后辈对先人最好的纪念!

 

                                       2010728于淮北

         原载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的《飞仙朱炎昭》写的序 

 

作者:朱鸿勤 录入:朱鸿勤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载入中...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善心赞助 | 帮助 | 声明 | 法律公告 | 各地QQ群 | 呼吁书 | 鸣谢 | 留言 | 论坛 | 对照表 | 万年历 | 网站地图 | 申请友情链接
  • 寻根网-家谱寻根(www.xungen.so)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在寻根的过程中,前人的奋起、磨砺、责任,成为我们重要的精神财富。--南京谱牒研究
    寻根网传承中华文化,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寻根网域名:http://www.xungen.so
    合作伙伴:林氏总会 《天下林家》杂志 殷氏网  比干庙 站名书法 国礼书画大师 许国立 官网
    寻根网总编辑 林杰 法律顾问:戴律师(执业证号:13201201010987063) 苏ICP备12028648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