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人 >> 林逋 >> 内容

林逋 著作考述(5)

时间:2013-01-28 23:17:44 点击:  【宽幅显示】  【微信号】

书志》中过录的一则题记,言称此版本是根源于北宋本的,所收林逋诗作,比明正德沈行辑本(也即韩士英、喻智刻本)仅少《春日寄钱都使》诗一首,而比正德和康熙吴调元本多《秋怀》以下诗作共六首。这个版本后又被日本京都蓍屋宗八重印(见《日本藏宋人文集善本钩沉)。再如,日本明治三十九年(公元1906年,也即清光绪三十二年),有日本青木嵩山堂铅印本《和靖先生诗集》,此为四卷本.另有《拾遗》一卷,附《酬唱题咏》一卷、《储家诗话》一卷,日本学者近藤元粹评订。
  
  三、林逋其他著作流传情况
  
  林逋除有诗集传世外,还有其它著作传世。这里首先要说明的是《省心录》 (或为《省心杂言》等),过去曾有人误将此书列为林逋著作,其实,《省心录》并非林逋之作。对此前人已作过辨析,现概述如下。
  胡玉缙在《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补正》中引翁方纲跋《省心录》云:“《省心录》一卷,以《永乐大典》所录详考之,实宋初直敷文阁李邦献撰,盖在宋初临安刊本,题为林和靖撰,或又因和靖之号,误为尹和靖撰,皆非其实耳。”其实,《省心录》非林逋所作,在宋代就有人提出,对此失误加以澄清的人便是李邦献的孙子李耆冈。他在嘉定五年(公元1212年)撰写的《省心杂言》,对此作了详细说明:
  先大父敷文平居,自号“省心”。《杂言》一编,皆箴规训戒之辞,耆冈儿童时尚及见其手稿板行于蜀,名公钜卿书其前后者非一,士大夫爱重之以其本刊于池阳于新安,皆以为大父之文也。嘉定戊辰,耆冈调官都城,见书坊有刊小本鬻于市,以为林和靖之作。按,和靖处士隐于西湖以诗名,坡、谷、淮海皆称道之,设有此书,诸公乐善好贤,岂不榆扬而赞美之?而和靖略无一宇自叙。一以为品题者不知妄人俗子何所据而云然,甚可怪也。耆冈通守邵阳,敬以旧本摹写锓木以广其传,可以破流俗之惑,使来世鹛冠晏子春秋之疑尚于是乎可考。嘉定壬申仲秋孙奉议邓通判邵州军州兼管内劝农营田事赐绯鱼袋权州事耆冈拜手谨识。
  此后五十年,即景定三年(公元1262年),李邦献的四世孙李景初也在该书跋语中详细介绍了此书的刊刻传播情况。该书前面还有祁宽、郑望之、沈漕、汪应辰、王大实五序,后面有马藻、项安世、乐章三跋,都足以证明《省心杂言》的作者是李邦献。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朱熹却认为《少心录》的作者既非林逋,也非李邦献,而是沈道原。《朱子语类》卷一百三十八云:“《省心录》乃沈道原作,非林和靖也。”此语一出,后人竟相袭用。
  明人邓伯羔在《艺縠》卷上称:“《省心录》,沈道原作,世以为林君复作。”明人《徐氏笔精》卷
   徐言言言(水孛)悖滁氏笔猜》卷六亦云:“《省心录》世传林和靖作。 《省心录》,《朱子语录》第四十卷云是沈道原作,非和靖也。《宋景濂文集》尝引之为证。天顺、正德间刻本俱沿袭和靖,未之深考,近日陈眉公续秘籍亦作和靖作,道原之名几晦矣。朱于阐之于前,景漮辩之于后,毕竟传讹,奈之何哉?”
  那么,宋景濂的观点又是怎样的呢?在《题<省心杂言>后》中,他说:“《省心杂言》一书刻于虎林西湖书院已久,序之者谓和靖处士林逋所作,世之钜儒颇疑焉。且云逋之所优者诗尔,至于法语格言可以垂世而范俗者,逋或未之有闻也。复定为河南和靖处士尹焞所撰,岂不以焞为程门高弟而谈理乃其所长耶?然而吕稽中作焊墓志铭,载焞奉诏撰《论语解》之外,他无所著书,是则以逋和靖之号偶同于焞,因嫁此以诬之耳。殊不知乡先达敬岩王公伈所编《朱子语录续类》之书其第四十卷‘杂类篇’云: ‘《省心录》乃沈道原作,非林和靖也。’朱子完经翼传,其言行世,若揭口月,盖必有所据矣,当以沈道原作为正。夫以近代新出小书,以理度之,亦甚易知尔。尚或不能详其所著之人,而妄以意见言之,况于千载之上者哉噫!”(《文宪集》卷十二)明人杨慎在《升菴集》卷七十二中也持这种观点,在“伪书”篇里他认为:“《省心录》乃沈道原作,非林和靖也。”其实,明人的这些观点都是源自朱熹的观点(当然,明人亦有照录林逋所著而未加辨析的,如,明人杨士奇在《文渊阁书目》卷二中就曾著录“林和靖《省心诠要》一部一册……”)。
  至清代,学术界对《省心录》的作者作了详细的考辨。《四库全书总目》卷九十二关于《省心杂言》的说明,反映了清代学界对此问题的基本认识。其云:“是书在宋有临安刊本,题为林逋撰,或又以为尹焞撰。至宋濂跋其书则谓逋,固未尝著焯,亦因和靖之号偶同而误,皆非其实。而王伈所编《朱子语录续类》内有《省心录》乃沈道原作之文,必有所据,当定为沈本。陶宗仪《主郛》录其数条仍署为林逋所作,迄无定论。今考《永乐大典》俱载是书共二百余条,依宋时椠本全帙录入,前有祁宽、郑望之、沈浚、汪应辰、王大实五序,后有马藻、项安世、乐章三跋,并有邦献孙耆冈及四世孙景初跋三首,皆谓此书邦献所作。耆冈且言曾见手稿不诬。又考王安礼为沈道原作《墓志》,具列所著《诗传》、《论语解》等,并无《省心杂言》之名,足证非道原所作,实朱子语录之舛误。宋濂执为定论,亦考之未审矣。其书切近简要,质而能该,于范世励俗之道颇有发明,谨釐正舛误,定为李氏之书,而考证其异同如右。”这段话基本上澄清了人们对《省心录》作者判断的失误。
  另外,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将《省心录》收入林集,元本也有,在《万卷精华楼藏书记》卷一0九中,耿文华有一段按语云:
  元本林集后刻《省心杂言》。卢曰:“李邦献、沈道原各撰《省心录》,和靖撰《省心杂言》,或误以《省心录》为《省心杂言》,遂谓和靖无《省心》书。”
  耿氏所引述的观点,提出了两个饶有趣味的假设,这就是:其一,《省心录》和《省心杂言》或许根本不是一本书;其二,李邦献和沈道原各撰有《省心录》一部。这两个假设,都缺乏足够的资料依据。先说第一个假设, 脂心《省心录》和《省心杂言》是否为两本书?从书名上确实不易判断,但是,人们在讨论这个问题时,看的是书的内容,从前人的争论资料来看,他们所争论的应该是同一内容的书,如果没有这么一个大前提,这种争论便毫无价值。正是在这一大前提确定的情况下,我们才可以断言,《省心录》和《省心杂言》实为同书异名。至于第二个假设,上引《四库全书》的考述文字,对此已作了很好的辨析。
  《林和靖摘句图》在宋代较为流行。《直斋书录解题》卷二十二著录“《林和靖摘句图》一卷,林逋诗句”。南宋杨万里在《跛张功父所藏<林和靖摘句>》中云:“天不密则失神,人不密则失天。和靖三十联,刻露天秀,剔抉造化,几事不密如许,穷老而不悔有以哉!” (《贼斋集》卷一百)这篇跋说明,《林和靖摘句图》在杨万里所处的时代就有流传,张锩(功父)家就藏有此本,且为三十联,较后文所引刘克庄语,张镒藏本似应为全本。南宋刘克庄《后村诗话》后集卷一云:“林和靖一生苦吟,自摘出(五言)十三联,今惟五联见集中……七言十七联,集十逸其三,向非有《摘句图》傍证,则皆成逸诗矣。”其后,《姝史·艺文志》第一百六十二载:“《林逋句图》三卷。”马端临的《坟献通考》卷二百四十九著录:“《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载入中...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善心赞助 | 帮助 | 声明 | 法律公告 | 各地QQ群 | 呼吁书 | 鸣谢 | 留言 | 论坛 | 对照表 | 万年历 | 网站地图 | 申请友情链接
  • 寻根网-家谱寻根(www.xungen.so)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在寻根的过程中,前人的奋起、磨砺、责任,成为我们重要的精神财富。--南京谱牒研究
    寻根网传承中华文化,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寻根网域名:http://www.xungen.so
    合作伙伴:林氏总会 《天下林家》杂志 殷氏网  比干庙 站名书法 国礼书画大师 许国立 官网
    寻根网总编辑 林杰 法律顾问:戴律师(执业证号:13201201010987063) 苏ICP备12028648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