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人 >> 林逋 >> 内容

林逋 著作考述(3)

时间:2013-01-28 23:17:44 点击:  【宽幅显示】  【微信号】

,题为《和靖先生诗集》,卷数亦不详,为清代影宋抄本,由谁影抄不详,有清人丁丙跋,并录有清人黄翼、黄丕烈的跋。另外,日本贞享三年的茨木多左卫门刊本,虽然断言其源于北宋难免证据不足之嫌,但王岚先生的观点值得关注,他说:“该本二卷,不同于明代、清代通行的四卷,且序文遇敬词转行,故茨木多左卫门据以翻刻的‘洛阳书肆柳枝轩藏版’,很可能是源于宋刻,但又不是今藏中国国家图书馆的那一种,因为中国国家图书馆之宋刻《和靖先生诗集》 (残存1卷),其起止之诗与此本卷上、卷下皆不相合。” (王岚侏人文集编刻流传丛考)
  
  二、《林和靖先生诗集》在元明清时期的传播
  
  林逋诗集在元代是否有刊本,因无元本流传,且缺乏资料而难以详知,但《万卷精华楼藏书记》卷一0九,却言有元本林集。林集在元代传播,却是有材料佐证的。如元人王恽《秋涧集》卷二有《读<林和靖诗集>》。
  林逋诗集到了明代,刊刻较多,其情况大致如下:
  1.正统本。这是最早的明刻本,刻于明正统八年(公元1443年)。由陈贽重编,王玘校刻,将林逋诗重新编定为四卷,并名为《重编西湖林和靖先生诗集》。王重民在《中国善本书提要》中对此刻本有介绍:
  卷内题“姚江陈赞编次,钱塘王玘校正锓梓”。卷内有“彭氏孔嘉”、“彭年孔嘉”、“清世选民”、“黄印丕烈”、“荛圃手校”、“蓖圃”、“杨印以增”、“至堂”、“宋存书室”等印记。黄丕烈从旧钞补录陈贽正统八年一序,因定此本为正统间所刻。诸家目录所载,又有正德丁丑余姚陈氏刊本,上距陈赞付梓已七十四年,不知为就此本重刊,抑就旧版重印?何时能并置两本于案上,一决此疑也。
  这个本子的编校情况究竟如何?我们可以从黄丕烈根据旧钞补录的陈贽序文中得知大概:
  因过孤山寺,访先生诗集,所在无有知者。后又屡访于人,皆不得。正统改元,余官满,将上京师,偶过江口之总持招提僧房中,见旧书一帙,取而观之,曰《林处士集》,不觉惊喜。求之数年不得,而忽此得之,似不偶然。欲假一录,僧曰:“留此亦无所用之,就以相奉。”因持归披玩数日,真所谓大羹玄酒之味,清庙朱丝之音也。然诸体颇相混淆,字亦不无讹谬,欲重加编辑,以行期逼,弗果。今幸厕词林之末,退直之暇,手自缮录,以类相从,釐为四卷,题曰《重编西湖林和靖先生诗集》。切意士大夫之欲见而未得者尚众,非刻之梓,何以侍与人人?顾力有所不能,方欲与杭城诸公之仕于朝者图之,适广州府通判钱塘王公叔华以报政至,会间误及,欣然首肯曰:“和靖,乡之先贤,素所景慕,谨当成兹美事。然不可无序以见本末也。”因不暇辞,而序所以重编之意如此,盖亦有所感焉。
  对正统本的编校过程叙述甚详,此外,我们从中还可以了解到,林集在明代于正统本之前已有刻本传播,但是,“诸体颇相混淆”“字亦不无讹谬”,于是陈贽“更加编辑”,校正讹谬,编定为四卷(此后传播的四卷本,皆源于正统本)。此本在明代的传播及收藏情况,从一些旧题跋中可略知一二。如彭年跋云:“此集为匏菴相国所藏,标题尚公手迹也。嘉靖戊申春,友人礼部陆君子传购得之,间以遗余,其雅意不敢当,漫识卷末,隆池山樵彭年书于寒绿堂。”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有正统本一册(另据台湾“国立中央图书馆”《标点善本题跋集录》载,该馆所藏编号为09950的善本亦为正统本),王岚在《宋人文集编刻流传丛考》一书中对该藏本作了详细介绍:
  用纸捻装订,有残缺和抄补。卷首为梅尧臣序,次为目录残页一页。卷一前缺三页,起于第四页:“花阴。静赏应难极,孤怀自不禁。苍然水池上,烟露达青岑。”为五言诗;卷末有“重编西湖林和靖先生诗集卷之一”字样。行款为早页10行行18字,大黑口,四周双边。卷二、卷三全,卷四第十三页以下缺。每卷起首皆标题“重编西湖林和靖先生诗集”,且有“姚江陈赞编次、钱塘王玘锓梓”两行题名;卷二、卷三为七言律诗;卷四为五言绝句;拾遗仅第一首《和运使陈学士游灵隐寺寓怀》,未完,下缺。该本正文卷末是抄补的拾遗、名贤题跋等计四页半。
  1.正德本。为明正德十二年(公元1517年)刻本,由韩士英、喻智、沈行刊刻,名为《宋林和靖先生诗集》,亦为四卷,另有附录一卷。关于正德本的刊行情况,卷首著录的明洪钟《重辑林和靖先生诗集序》言:“近者地官主政西蜀韩君廷延、当涂喻君子贞相继督课来杭……乃属士人沈君履德搜辑考订,并续以名贤题跋及近世大夫土谒墓吊挽之辞,萃为一卷。”傅增湘在《藏园群书经眼录》卷十三中对正德本也有较详细的叙述:
  明正德丁丑刊本,十行二十字,白口,单阑。前有正德丁丑钱塘洪钟序,言地官主政西蜀韩君廷延属沈君履德搜辑考订,并续以名贤题跋,萃为一卷寿梓云云。首梅尧臣序,次像及赞,次名贤题跋诗丈、姓字名号爵里,目录,末附录一卷,则《宋史》本传及记载诗文。
  正德本与正统本是否有区别呢?祝尚书在《宋人别集叙录》 (上)云:“按正德本亦分四卷,当即翻刻正统本,所谓‘搜辑考订’云云,盖主要指增辑题跋附录等事。”正德本现国内著录四部(其中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有明正德十二年韩士英、喻智刻本一部;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有明正德十二年韩士英、喻智刻本一套,由冯知十校、傅增湘跋;上海图书馆还藏有明正德十二年韩士英、喻智刻本一套,有清丁丙跋;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有一套,有李盛铎跋),另日本静嘉堂文库藏一部。傅增湘在《校宋本林和靖集跋》一文中介绍说,宋本编次与明本有所不同,它是以古律分体,而不分五言七言。这个藏本的基本情况是这样的:首有洪钟于正德厂丑(即十二年)撰写的《重辑林和靖先生诗集序》,次为《宋梅尧臣叙》、《宋林和靖先生像》、洪钟撰写的《赞》,又附录《名贤题跋诗文姓字名号爵里目录》。卷一题“宋林和靖先生诗集卷之一,五言律诗”,卷二至卷四加“重刊”二字,卷二和卷三全为七言律诗,卷四为五言绝句和七言绝句;书口标明“林先生诗”,只题页数(四卷页码连排到底),未注卷次;天头多有冯知十据宋本校语,比如卷一的末页天头,即抄补了《赠崔少微》五言律诗一首,并有注云:“此首宋本多。”卷四末附《拾遗》,仅收《和运使陈学士游灵隐寺寓怀》诗和《题草词调点绛唇》。卷末《附录》一卷,主要收入了《宋史》本传以及《归田录》等相关记载,另有范仲淹等宋、元、明人的题咏,总计三十页;后有庚午(公元1930年)七月傅增湘手书题跋,云此藏本为其友邢赞庭所收,傅氏自己所藏明刊黑口四卷本乃由此本翻雕。
  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有一套林集“正德本”,正是“黑口本”。根据有关文献记载,北大所藏“黑口本”
的情况大致是这样的:卷首扉页有清人李盛铎撰于光绪十一年(公元1885年)的跋文,李跋云,此本之异文与卢文绍《群书拾补·林和靖集校正》相吻合,其编排顺序又与黄丕烈题跋中所叙述的顾云美抄本相吻合,因此,李氏认为,这个版本“是殆从宋本出者,非陈氏编次本可比”。(另,李氏在《木樨轩藏书题记及书录》中又有一段文字记一明刊本云:“首年谱,次奏札,次杂文,次书并壁帖。半叶十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载入中...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寻根网-家谱寻根(www.xungen.so)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在寻根的过程中,前人的奋起、磨砺、责任,成为我们重要的精神财富。--南京谱牒研究
    寻根网传承中华文化,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寻根网域名:http://www.xungen.so
    合作伙伴:林氏总会 《天下林家》杂志 殷氏网  比干庙 站名书法 国礼书画大师 许国立 官网
    寻根网总编辑 林杰 法律顾问:戴律师(执业证号:13201201010987063) 苏ICP备12028648号
  •